引入臺灣托管體系,超優教育開啟學后托管3.0版本




托管作為一種剛需服務,一直以較慢的速度發展著。隨著“課后三點半”等政策的出臺,資本也嗅到了托管這塊處女地有著開發的巨大潛力。雙重加持下,給有著34年歷史積淀的臺灣課后托育機構超優教育帶來了機遇。


1984年,超優教育在臺灣創立,是一家致力于高端課后托育及少兒教育服務的機構,提供午托、晚輔、英語、素質培養等服務。上個月,超優教育宣布獲得貴州星臣教育3000萬元A輪投資,完成了托管行業第四筆超過3000萬元的融資。


歷經34年,超優教育通過直營和加盟模式,從臺灣走向大陸,目前在兩岸共有28所直營校,350余所加盟校。


“黃金鐵三角”的標準化探索


由于政策監管長期缺失,托管市場高度分散,大多數托管機構停留在早期模式。以作坊式“小飯桌”居多,這些機構僅提供簡單的“接、送、吃、睡”服務,服務附加值很低。還有一部分機構在小飯桌的基礎上提供作業輔導服務,輔導老師多以兼職或專職的大學生為主,機構規模略大于小飯桌,但基本沒有完善的標準化制度。



缺少標準化的管理,盈利性欠缺,品牌影響力較低等問題也成為托管行業普遍存在的頑疾。為解決這些問題,超優教育通過34年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體系。


教師的服務規范對于機構口碑和續班率的影響是至關重要的,超優教育制定了一套考核測評機制,通過節點控制量化所有服務環節。從接送、走路、吃飯、睡覺、輔導到上課,超優教育把老師涉及的服務環節切割成500個項目動作,定期對教師進行規范性考核,每個動作一分,每分為一元獎勵,以300分為最低標準,當教師標準化的完成500個規范動作后即可獲得500元的考核獎金。


單純的托管雖然利潤相對穩定,但利潤率太低,且難以形成規模化的口碑和品牌效應。超優教育的服務體系包含托管到托輔再到托教的完整閉環。以托管班作為最基礎的載體,在周一到周五的午托、晚托外,還提供周末課程和寒暑假課程,三者共同構成了超優教育的“黃金鐵三角”。


在課程方面,英語是超優教育主要的教學科目,其自主研發的英語教材“超優英語”已在臺灣使用了近15年,且逐年迭代。其創始人謝智芳表示:“托管班多為一到四年級的學生,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學業負擔輕,應該更注重綜合能力的提高,因此,超優的課程以素質教育為主”。除英語外,少兒編程、理財、品德教育也被納入課程當中。


超優教育的培訓項目與作業輔導是兩套不同的體系,采用不同的師資。學生既可以只選擇托管,也可以選擇托管+課程。課程按月收費,課單價為600至800元。


目前,周六日課程的加選率在40%,謝智芳表示,接下來將加強課程的研發,將周六日課程的加選比例提到80%。


資本加持下的大陸擴張




臺灣的學后托管行業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已興起,經過了三十余年的發展,臺灣的托管行業已經相當成熟。但近年來隨著少子化問題出現,臺灣托管行業經歷了高峰后開始出現萎縮。據謝智芳介紹,原本以加盟為主的超優教育在臺灣有250個加盟校,受少子化現象的影響,目前已經縮減至150個。


與臺灣相比,大陸的托管還多以滿足接送吃睡要求的“小飯桌”為主,高端的托管市場仍處于空白狀態。據統計,當前大陸有9692萬小學生,而70%以上學校不提供午托。面對龐大的行業需求,2014年超優教育將目光瞄向大陸,總部設立在東莞。


在2016年之前,超優教育基本采用加盟模式,只收取最初的加盟費用,但后來發現,單純的加盟模式導致品牌難以把控,校區頻繁換校長等現象屢見不鮮,品質很難做起來。


去年起,超優教育轉變經營方式,將70%的精力放在做好品控,推出直營加盟模式。所謂的直營加盟模式即超優總部直接負責校區運營。分為兩種,一種是超優出資25%,加上技術股總共持股52%實現對校區的控股;另一種是超優不占股,只收取30%的運營費用。


謝智芳提到,在加盟校的選擇上,超優有五個基本標準,場地面積要在500平米以上,距離小學在500公尺以內,學校人數至少1500人,學校到托管中心的道路安全,接受按照超優標準裝修。據測算穩定招生后單校凈利潤在40萬-80萬之間。


直營模式也是超優教育建構品牌的主要方式。超優目前在大陸共有20家直營校,集中在廣東、海南和貴州。2018年4月,超優教育宣布獲得3000萬元A輪融資,后續將加速大陸直營校的建構。謝智芳告訴芥末堆:“預估3年內建立50家直營校,300家加盟校,有在香港上市的計劃”。


這個新興的舊行業逐漸向著規范化的腳步邁進。


值得肯定的是,在模式創新和服務標準方面,超優教育作為先行者在一定程度上為這個行業樹立了一支標桿,但如何吸引更多的人才、資源、資金進入到托管這個“風口”,對于超優在內的托管機構而言依然任重而道遠。


原文鏈接:https://www.jiemodui.com/N/95056.html?from=timeline

臺灣安親班報名
11选5定单双玩法